您的位置:

首页> 不伦恋情> 叔叔 色大胆小

叔叔 色大胆小
  两个人一前一后离开了堂弟 的大楼,婶婶知道自己不能倖免了,只有哀求他不要告诉自己的儿子了,本来以为舅舅会去宾馆开房间,可是舅舅却把他领到了他住的单身宿舍,这里经常有儿子的同事出入,婶婶在门口犹豫了,可是舅舅一把就把他拽进了楼,婶婶也不敢在这里拉拉扯扯,只好进了黑洞洞的楼


  屋里非常淩乱,床上扔着两本色情杂誌,被褥都在那里堆着,在乱糟糟的被上竟然还扔着一条女人的丝袜,上面有着乾涸了的水渍。

  进了屋,小舅舅就迫不及待的把婶婶拉到了床边,把她压倒了床上,手就伸到婶婶粘乎乎的阴部乱摸。

    “等会儿,我把裙子脱了。”婶婶推着男人迫不及待的手。

  “脱什幺,就这样才好看呢,看见你这样我都要射了。”

  男人的手抚摸着婶婶裹着丝袜的修长的腿,男人很快就脱下了裤子,髒兮兮的东西已经硬得向上翘起着,男人光着屁股骑到了婶婶身上,张以为她要插进去了呢,就抬起了腿,可男人竟然掉过身子,粗大的臭肉棒伸到了婶婶的嘴边,他的头伸到了婶婶的双腿中间,

  “你要干什幺?”婶婶从来没有经受过这个,用手推着男人的身子,男人的臭肉棒在眼前晃来晃去的。

  “用嘴舔!”男人一边说着,一边已经低下了头,把薄薄的内裤拉到了一边,热乎乎的嘴唇已经碰到了婶婶湿乎乎的阴部。

  婶婶浑身一颤,两条腿不由得夹紧了,开裆的丝袜让婶婶的下身显得更是淫蕩,小舅舅细緻的舔着婶婶的阴唇、阴毛,甚至是尿道口。

  婶婶在强烈的刺激之下不停的颤抖,可是就是不去含男人的臭肉棒,连眼睛都不敢睁开。

  男人舔了一会儿,翻身起来,骑到了婶婶的胸上,婶婶的衣服已经弄得都是褶皱了,男人把臭肉棒顶到了婶婶的嘴上,一股臊烘烘的味道直沖婶婶的鼻子,婶婶紧紧的闭着嘴,扭过了头。

  “快点,骚货,跟我装什幺正经。”小舅舅把臭肉棒不停的在婶婶粉红的嘴唇上撞着。婶婶来回的晃动着头,眼角已经有了点泪光。

  小舅舅一看这样,也就不再强求。分开了两条腿,把臭肉棒顶到了婶婶的下身,婶婶此时顺从的把两腿翘了起来,裹着丝袜的双腿夹着男人的腰。
  男人的臭肉棒从内裤的边缘插了进去,湿滑的阴部连点阻挡都没有,就进入了婶婶的身体。婶婶此时浑身上下一件衣服都没有脱,只是刚才挣扎的时候掉了一只高跟鞋,连内裤都穿在身上,可是却已经被男人的臭肉棒插进了身体。

  男人抱起婶婶两条腿,抚摸着滑软的丝袜,下身开始抽送。

  婶婶的阴道里还有着刚才男人射进去的精液,抽送起来粘孜孜的。一双裹着黑色丝袜的长腿在男人的胸前曲起着,一只脚上还穿着黑色的高跟鞋,婶婶的双眼紧紧的闭着,忍受着这个无赖的姦淫。

  婶婶的儿子 下班了,几个人一边走一边还在说着:“小舅舅这个小子跑哪里去了。”

     “一定又是陪女朋友去了,亲热亲热。”

  “对了,叔叔,去我们那打麻将啊。”

  “嗯…好吧,可不能太晚。”

  几个人说着话,奔单身宿舍走去。

  此时的婶婶正趴在床上,裙子都卷到了腰上,白嫩嫩的屁股翘起在男人的小腹下,内裤被拉到了腿弯,一头直板的长髮全披散在枕头上,整个脸埋在枕头里,不时发出按捺不住的呻吟。
  
“宝贝,我要射了,好爽,啊…”小舅舅一阵哆嗦,整个身体一下压到了婶婶身上,婶婶也是浑身一颤,下意识的翘起了屁股。

  两个人还没有来得及分开,小舅舅的臭肉棒还湿漉漉的插在婶婶的身体里,小舅舅赤裸裸的趴在一个穿着一身性感衣服的女人白嫩的屁股后面,小舅舅还是一个长得很猥琐的家伙,身体很黑廋,家伙却很大。

  两人刚要分开的时候,外面响起了杂乱的脚步声,和开门的声音,门开不开就有声音喊起来了。

  “开门啊,小舅舅,不去上班在家里呆着。李哥来打麻将来了。”

  叔叔也调侃着说:“和谁在屋里呢,门还锁上了,再不开我们可要砸门了。”一听到儿子的声音,婶婶的汗一下就下来了,紧张的看着小舅舅。

  小舅舅赶紧一把拉过被子,把正趴在床上的婶婶盖住,一边赶紧起来穿上裤头。

  婶婶只来得及把自己的提包拉到被子里,连内裤都没提上,外面的人就进来了。

  几个人进了屋,一眼就看见了床上还有一个人,一只穿着黑色丝袜的脚还露在外面,都以为是小舅舅的女朋友,挺尴尬的都没有过问,叔叔看见地上的一只黑色的高跟鞋,很眼熟,也没多往心里去。

  看见小舅舅的样子,都知道两个人在做什幺,也就没多问。几个人在那里闲扯,一边使着眼色,说到对面的屋里去打麻将,一看没什幺事情,小舅舅的心放下了,下流的心思又来了,把手伸到了被里面,摸到了婶婶光溜溜的屁股,一边看着这几个人,“够手我就不去了,我还有事呢。”

  叔叔也是一个色大胆小的家伙,看着这样的情景心里痒痒的,使着眼色小声问小舅舅,“谁呀,是你女朋友吗?”

  小舅舅下流的把手指伸进了屁股缝里,在婶婶粘乎乎、湿漉漉的地方摸索着,几个人都看见被子下的女人身体在抖着,不由得心里都慌慌的。

  “新认识的。”叔叔一听,心里真是有点嫉妒,和羡慕。刚认识的就能上床,可他做梦也想不到,被子里光着屁股的女人就是自己的老婆。更想不到的是自己的爱妻在短短的下午时间已经被两个人在身体里射精。

  几个人一边说着,一边到那屋里去了,小舅舅关好门,掀开被子,一看婶婶下身流出的精液在屁股底下的床单上流成了一滩乳白色的液体。小舅舅的手伸到婶婶身下抚摸她丰满的乳房,刚握住那对柔软的肉球,婶婶已经站了起来,脸上都是泪水,用手纸擦了擦下身,穿上内裤,拎起提包向外面走,小舅舅赶紧拿了把伞跟在身边,在外面用伞挡住婶婶的脸,婶婶匆匆的离开了儿子的单位。
  
晚上叔叔回来得很晚,虽然婶婶已经睡了,还是把她弄醒,让她趴在床上。 第一次用这样的姿势和婶婶作爱,叔叔作的非常兴奋,心里在想像着自己的老婆就是那个趴在被子里的女人。
  
婶婶也知道自己的儿子是怎幺想的,想着下午的事情,心里竟然不由自主的在儿子亢奋的抽送下兴奋起来。自己翘起了屁股,让儿子插的更深一点,叔叔感觉着婶婶身体里一下一下的颤慄,更是兴奋得不能自己,双手把着婶婶纤细的腰肢,臭肉棒大力的在婶婶的身体里出入着,发出了响亮的声音,伴随着婶婶低声的呻吟。
  
这幺长时间,婶婶是第一次和儿子作爱的时候感觉到了兴奋和高潮,完事之后,婶婶在心里很快的感受了一下自己接触过的这些男人,儿子真的也就是低等水準,不由得尴尬的笑了笑。